国防科技大学586同学网




入乡随俗

原作者:Sunny Sang


发布时间:2011-10-28 13:43| 发布者: 王凤良| 查看: 12767| 评论: 6


2006年的第一场雪…过后, 我们从国外回到上海. 为我女儿在上海选一个幼儿园所经历的奔波, 是我至今仍心有余悸的一场梦魇. 女儿上了幼儿园后, 每天去接孩子, 一来二去也认识了一些其它孩子的妈妈们. 当时女儿才上中班, 妈妈们已经在交流如何给孩子选一个好小学, 如何, 从各个角度, 为孩子能进入一个好小学做准备铺路子. 把孩子送入好的小学比送入幼儿园要更有方法和本事, 我听得心惊肉跳。好在我有个优点, 就是打不过就跑. 于是我C市的表哥一拍胸脯, 说保证把我女儿送入C市排名第一的小学. 于是我一跺脚, 就跑到C市来了.

果然, 除了银子之外, 我没费吹灰之力, 脑细胞都没多死一个, 我女儿就上了C市实验小学. 每天去接孩子, 一来二去又认识了一些其它孩子的妈妈们. 有一次放学, 在讲台旁, 一个妈妈在与班主任面对面交流. 我等到在最后一排我女儿的课桌旁, 因为也想问班主任件事情, 所以眼角的余光一直放在班主任身上, 想等这位妈妈交流完立刻抢上前去. 可是, 忽然她们握起手来了. 忽然, 我怎么看到她们握手时, 有一张超市的购物卡从那位妈妈 的手中到了班主任的手中了…我像小时候电视里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镜头一样, 羞得低下了头, 然后拉起我女儿, 尽量自然地走出教室, 然后就落荒而逃.

路上就开始鄙夷自己少见多怪, 这点小事, 每天都会有发生在家长和老师之间吧. 我自己的妹妹有个淘气的儿子, 自从这小子进了幼儿园, 老师们中午再没睡过午觉. 为此我妹妹也是三天两头找老师, 心甘情愿地补偿一下老师们. 还有那个谁…那个谁谁…想到这里, 我暗自为自己庆幸: 咱女儿, 虽然大大咧咧男孩子样, 但跟调皮捣蛋那是有本质区别的; 虽然马马虎虎常考试漏做题目, 但95分以上总不成问题; 不但不会影响老师睡午觉, 还能帮老师发发筷子整理图书记五角星画三角形…冲咱这孩子, 咱不必费这种脑筋…切!

为了避开接孩子高峰时不好停车, 我跟女儿约好每天放学我晚十分钟去接她. 一般我去接她时班里只有几名孩子和班主任在了, 所以我也只认得女儿的班主任, 不认识其它老师. 女儿二年级下学期, 也就是寒假过后再开学的第一天, 我跟她去报到领书. 有一个约五十岁左右,戴着口罩的女士拉住我说: 这是希希妈妈吗? 我正努力回想她是谁的家长, 女儿在旁边告诉我这是数学老师. 哎呀这数学老师也太亲切了, 拉住我的手不放, 一嘴的东北味也那么亲切., 还是咱老乡咧! 哎呀您怎么还戴着大口罩泥? 那什么南方这疙瘩太冷了, 咱北方银不习惯, 这不, 又冻病咧!

我有个分阶段研究不同事物的好习惯, 而且有强迫症, 喜欢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强加给其它人. 就象有一阵子我潜心研究 “卷卷就能瘦”, 于是我周围的亲戚朋友们几乎每人都得到我送的一本书和一条粉色的乳胶带子. 与数学老师见面的时候我正在研究艾灸, 我周围的亲戚朋友几乎都得到过我送的二个艾灸盒及艾条. 见到这么亲切的老乡老师被南方的冬天折磨得戴着口罩, 第二天我就让我女儿上学时给她带了二个艾灸盒和一盒南阳三年艾条. 咱当时心里很坦然, 一共也不值几十块钱的东西, 算不上什么送礼. 大大方方地, 去交给老师吧, 希望她手脚暖和些…
 
天气暖起来的时候, 有一天去接女儿早了点, 赶上接孩子的大队人马都在教室. 忽然有一个五十几岁的女士对我笑, 我也点头, 微笑致意, 心里赶紧在翻腾这是哪个孩子的家长? 然后她就拉住我的手, 一口东北话跟我聊起来了: 哎呀你的艾条还真有些效果…在我翻完心里的通讯录之前我终于明白了, 这是数学老师! 上次见面她戴着大口罩, 这次没戴, 不怪我眼浊认不出她来. 我也热火朝天地跟老乡老师交流起艾灸的心得, 穴位…得知老乡老师艾条快用完了, 不知道哪里买得到这么好用的南阳艾, 第二天上课我又让女儿带去二盒南阳五年艾. 不值几十元钱的东西, 算不上送礼. 大大方方地.

漫长的暑假开始了. 数学老师留的暑假作业除了 “轻松欢乐过暑假” 外, 还要求每天做一套题, 几道奥数. 对着买来的一大堆小说, 还有几个旅游计划, 女儿对数学作业感到非常沮丧. 这时候她老妈说, 你把 “轻松欢乐过暑假” 认真做完, 出错不超过十处的话, 就不用做每天一套数学题和奥数了. 真的? 真的! 女儿很雀跃, 几天功夫真的保质保量地做完了 “轻松欢乐过暑假”. 不过她比较担心她老妈开学后如何跟数学老师交待? 她老妈会不会被数学老师请到办公室里去….?

三年级开始了. 开学第二天, 我还没来得及找数学老师自首暑假作业的事的时候, 女儿兴高采烈地告诉我, 数学老师指定她去参加学校免费的奥数班了, 全班就指定她一个人! 她觉得肩上的担子非常重. 于是每天晚上我要跟她出去骑自行车时, 她要我帮她想怎样安全地把狗和几只松鼠分批运过河; 我要她跟我去爬虞山时, 她要先想她把几只饼在锅里最快用几分钟能全部烙熟…终于, 一个星期后, 我出离愤怒了! 这些狗屁题目! 当年我没完没了地算大管子进水小管子出水的事情, 现在轮到我女儿了! 我家里不曾买过一本奥数的书, 可还是被奥数了! 金秋送爽, 在这宜人的季节, 我和女儿的晚间活动就这样被奥数了!

第二天放学, 我像上足了发条的玩具战士, 一触即发的赶在接送的大军中间去接我女儿. 我要找我们的老乡老师, 跟她自首暑假作业的事, 还有交火奥数的事! 如我所愿地, 我见到了没戴口罩的老乡老师. 我刚跟她开口提了句: 那什么, 你给希希报了奥数班…没等我说完, 亲切的老乡老师就滔滔不绝地跟我说开了: 是啊, 只有这一个名额, 我可是得保证她去, 多好的锻炼机会啊…这样她…..所以她…以后她….我站在那里, 插不进一句嘴. 不, 我的嘴插嘴了. 我的心惊讶地听见我的嘴说: 啊…是是是…谢谢您关照希希…

关于奥数的这场讨论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超出我的控制, 甚至超出了我的身体和思想. 为了结束这场我发起的关于奥数的讨论, 我的心努力控制我的嘴说: 那什么, 您艾灸最近有进展没?

从奥数开始, 以艾灸结束的讨论圆满落幕. 我的身体带着我的心和嘴一起走出教室.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也不再那么生嘴的气了. 心很激动地想: 这次要买二个四联排的艾灸盒和几盒南阳十年艾送给老乡老师. 送礼嘛, 总要拿得出手…

这是刚刚发生完的事情, 发生在2011年9月.


2011-9-24


实话说,桑家长花太多时间在孩子身上了,孩子再小,她也是独立的,你想培养她成什么样的人?总统?科学家?成功商人?艺术家?不关怎么样,你用你的标准想让你的孩子像你想象的那样,但那样她会幸福吗?到底你想的好的教育是把你孩子培养成什么样呢?加拿大,美国培养的都是好学生?中国除了没有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也培养了很多奇才啊。

我儿子今年刚上幼儿园,每天去幼儿园像去监狱,(我们上的是北京最好的幼儿园之一),我开始想,为什么送他去幼儿园呢?他不高兴,家长也不太高兴,可反过来想,这就是现实社会,他有他的年代,他该怎么就该怎么,不是不和命运抗争,可难道你想让他过100年,500年以后的生活?

桑家长因为有太多选择,可以待在加拿大,可以在中国,可以在大城市,可以在任何城市,选择太多了,自己知道了,可别告诉孩子,孩子如果知道她有太多选择,不好。

当然俺知道桑家长过于完美主义,但别让再让我们这些没有太多选择的人更无所是从了。

所以,虽让我们很舍不得你们去加拿大,但如果你认为为了孩子,要去,去吧,我们去加拿大现在还是很方便的,我们可以去看你们。

哈哈,讨论,讨论……

——朝刚

2011-9-27


 

一个中国人坐飞机去外国. 他在赶往机场的路上还在乱丢垃圾, 但他一踏上外国的土地你就不必再担心, 他不会乱丢垃圾了; 他在外国的街头从不乱穿马路, 但你可以肯定的是他回到中国一定会乱穿马路. 飞机从不曾对他发生过任何物理或化学反应, 他还是他. 不同的是, 环境变了. 从几十年前全中国人统统穿蓝白灰绿的衣服, 到今天全中国人都花枝招展, 环境不动声色地, 一刻不停地, 用它那温柔无情的刻刀, 对我们进行着个体和群体雕塑.

我们06年刚到上海的时候, 挖门子走窗户地, 在脑细胞快全军覆没横尸脑内的时候, 我们幸运地可以将女儿送进上海著名的宋庆龄基金会幼儿园. 这所幼儿园名气如此之大, 全中国, 乃至全世界的各种幼儿教育机构不停地前来学习和取经. 我那满嘴英文的女儿, 二天就学会了清楚地用中文告诉我: 明天欢迎领导. “欢迎领导”不仅仅意味着要第二天要穿园服. 几周之后, 她再告诉我 “欢迎领导”时, 小小的人儿有了一丝惴惴, 一丝沮丧。所幸不太久, 我也有幸作为新生家长, 被请去体验幼儿园的公开课. 我想对于这些孩子来讲, 我们这些家长也是一些 “领导”吧. 公开课非常生动紧凑. 不过我脑海里一直有这样的印象: 一群天真活泼的孩子, 宛如一群可爱的小白免. 为了 “领导们”, 他们被塞进园服, 然后象一群萝卜一样被每人分配在一个坑里, 按老师的指导一起向左摆耳朵, 再一起向右摆耳朵…真整齐, 看得出老师们的辛苦, 训练有素. 不过这些被当成萝卜的只剩下自由的耳朵的小白免们, 让我觉得辛酸和残酷. 我选择了带女儿逃离。

几经周折, 多方比较, 我选择把女儿送进瑞虹幼儿园进行缓冲. 瑞虹幼儿园的园长也是海归, 她阐述办园宗旨时让我觉得心有戚戚. 园里的小朋友有一小部分是小老外, 一大部分是小海归. 用个蒙太奇的手法来描述一下我到瑞虹 “缓冲” 的含义吧:

镜头一: 在国外的公园里, 有一个公用的秋千. 我女儿安静地等候一个小朋友荡完秋千, 然后她开始享受她的荡秋千时光. 这时又有另一个小朋友在等她荡完秋千. 我女儿荡得很悠然, 等候的小朋友也很安然.

镜头二: 在国内的公园里, 有一个公用的秋千.我女儿安静地等候一个小朋友荡完秋千, 然后她开始享受她的荡秋千时光. 这时又有另一个小朋友在等候. 不一会儿, 等候的小朋友开始着急. 又一会儿, 等候的小朋友开始哭起来, 因为还没轮到他. 又一会儿, 他的妈妈一边哄他一边大声说: 快了快了, 姐姐一会儿就好了. 姐姐很懂事, 知道让着弟弟… 我女儿开始荡得犹豫荡得心神不宁. 在等候的孩子妈妈大声地重复她的理论第N次的时候, 我终于看不下眼, 喊女儿快点下来, 让弟弟玩, 跟弟弟分享秋千是姐姐该做的事… 然后是我女儿疑惑地看着我, 委屈地问: 妈妈你不爱我了吗?

镜头三: 在瑞虹幼儿园, 有一个公用的秋千. 我女儿安静地等候一个小朋友荡完秋千, 然后她开始享受她的荡秋千时光. 这时又有另一个小朋友在等候. … 这时候,,,,,, 我, 先看清等候的小朋友是不是小海归. 如果是小海归, 那就按国外的规矩, 让我女儿尽情享受她辛苦等候来的秋千, 不去破坏她的兴致; 如果不是小海归, 那就要按国内的规矩, 跟她讲要跟别人分享, 还要让她明白妈妈是爱她的, 但她还是要把秋千让给别人.

累不累???

五年过去了. 我女儿刚回国时曾拒绝去国内的幼儿园, 理由是 “他们的书是错的”. 比较经典的是有一张图, 图上画一条金鱼一只鸟, 一个鱼缸一个鸟笼, 问鱼应该住在哪里鸟应该住在哪里? 我女儿坚定地说: 妈妈, 他们错了. 鱼应该住大海里, 鸟应该住天上! 五年过去了, 我女儿被老师指定去参加学校里免费的奥数班, 她把晚饭后的时间用来摆火柴棍摆出奥数里复杂的图案, 算着她老妈当年算过的牛吃草长的问题. 她现在做奥数是出于责任心, 不愿意辜负老师, 但看得出她也想吃过晚饭跟妈妈去爬山, 去闻桂花香. 再过五年, 做奥数会是她生活中的一个习惯吧? 她会和妈妈一样变成一架考试机器吧?

我婆婆是非著名女高音. 我女儿得了一些隔代遗传, 自小喜爱唱歌. 她的声音说不上有什么特色天分, 但由于她的钢琴基础, 她节奏和音高都很准, 听到的歌基本上就可以哼出来. 她有一个好朋友也酷爱唱歌. 两个小东西已经不止一次地, 在卡拉OK时二个人连唱六小时, 唱近百首歌. 前不久C市有个 “小荧星合唱团” 选拔赛, 两个小东西一起报了名. 初赛都顺利通过, 200多人有50人进复赛. 复赛也已结束, 50人中要有20人进小荧星. 这几天在等复赛的结果. 她好朋友的妈妈一直在跟我非常清楚非常现实地讨论这几天一定要做些什么. 两个孩子太想进小荧星了. 但两个妈妈非常清楚, 哪20个孩子能进小荧星, 绝对不仅仅凭复赛中的表现, 除非你有绝对领先的实力.

我写这些文字没有别的任何意思. 绝对不是炫耀我比大家更多选择, 其实我也无法选择让女儿不去上奥数班, 我这个上好发条的机器人战士那天发条断了败下阵来, 才有了接受给老师送礼这样我认为是接受入乡随俗的做法. 但这种做法对我的内心冲击是很大的, 它挑战了我迂腐不化的做人底线. 不知道除了同学们我能与谁说? 我一直选择呆在乡下成为乡里乡亲, 我想选择 “不累” 的生活, 但面对 “小荧星”这样的事情, 哪位告诉我路在何方? 如何 “不累”?

我愿意接受环境用它温柔又无情的刻刀, 把我雕琢得曲线玲珑.

——SunnySang

2011-9-27 


其实我一直在想,作为孩子,他们有他们的历史使命,作为家长,给他们什么最重要?当然,健康是第一,但其它呢?有条件了,好的教育,可什么是好的教育呢?美国的教育好?加拿大的教育好?或者说外国的教育好?我觉得什么教育都是和环境配套的,如果他在中国受教育,他们就会更适合中国的土壤,你让一个在美国从小长大,受教育的孩子回中国来试试,一样不适应。所以,我认为,大人首先不要失去自我,我就是在这里,孩子只能在这里,他们要去适应,想想,咱们的父母为了咱们去过哪里吗?没有,你们一个个不是都有出息?假如到时孩子认为你去加拿大,美国,是为了她,他们怎么想?他们会认为你为他们付出再多都是应该的。

中国百分百有中国的问题,可谁没问题呢?

我这两周带一位荷兰同事在中国蹓跶,他比我小一岁,可有四个孩子,他对中国的感觉和他想像简直是完全相反,甚至他想带全家来中国,为什么?

——朝刚

2011-9-29


立新,在咱们“咱们”乡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非常好了。送老师贴心的礼物,为希希阻挡奥数的攻击(象黄继光一样)。

我有一点小经验,与你分享。

(1)记得寒寒四年级时,就说能看出哪些家长给老师送过礼物(应该是大礼),班上的同学也会说的,因为老师会特别关照。被关照的学生,实际会被同学瞧不起,孩子们是有正义感的。孩子又很在乎同学的看法,被关照不一定是好事。除了心甘情愿,情真意切,送礼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了。你给老师送的艾灸,多好的礼物!

我自己感觉,与寒寒老师的一次电话交流,寒寒得了点好处。那是为数不多的、我主动给老师打电话中的一次,那天正好上家长公开课,我很喜欢她语文老师(班主任)的上课方式,她总是耐心地听孩子回答问题。放学回家,孩子说老师被校长批评了,因为孩子们不遵守纪律,排队乱糟糟。我特别伤心。就主动给老师打电话,说我很喜欢她,喜欢她的教学方式,庆幸孩子遇到了她,知道她被批评了很难过,等等。我还有私心,我害怕她的老师辞职不干了。期末家长会,老师特别感谢在她受委屈时有家长打电话鼓励她,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我。那学期,寒寒当上了全班第一个区三好,其实她的体育成绩只有良好。她的老师后来真的辞职了,去报社当记者了。

(2)小升初的乱象是奥数的温床。寒寒6年级下期才开始恶补奥数,由于学得不太扎实,差几分没有考上名校。我总结,为了小升初(希希也许不会面临),从五年级下开始学也不会迟。孩子大些,理解力会强些,掌握得快些。如果不能避免奥数的折磨,就让它来得迟一些吧。

寒寒现在初三了。她说她对物理和化学非常感兴趣。学奥数的痛苦经历,使她对数学的学习不自信了,数学要得高分,做题的直觉很重要,而她比较缺乏。


——孙静
2011-9-29


谢谢静儿跟我分享这么好的经验, 也谢谢你的理解. 你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美女, 跟你交流总让人觉得很温暖. 我肯定你的电话也让寒寒的老师感受到了温暖. 你送出的温暖也是多么好的礼物!

我也跟我老公谈过给数学老师"送礼"的事, 因为我心里实在是不能理解自己怎么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倒是我老公这个比我还呆的书呆子让我放下心理负担变得坦然. 他说: 其实也不要把这件事看得有多么不堪. 我们平时跟朋友来往, 互赠些物品也是常有的. 比如艾灸的东西, 你不是也送给各位朋友了么? 送给朋友你没当成是送礼, 因为你和朋友之间没有和老师之间的这种利害关系. 但其实我们送艾灸给老师也不是很势利很刻意地想通过这种方式巴结老师. 就把老师也当成是一个朋友好了. 这个朋友有需要, 我们送给朋友, 心理就坦然多了.

其实我也算是心甘情愿送给数学老师艾灸的, 她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 对学生也比较公平, 只是她不能理解到会有家长不高兴让孩子上免费的学校专设的奥数班, 可能是我表达得太委婉不够直接. 如果她的身份不是希希的老师, 那就没有这么多心理纠结了.  所以其实一切纠结都来自于我自己的内心. 心里坦然了, 行为也就坦然了.

我想我以后也会把老师当成朋友, 跟朋友相处我总是很坦然.

再次谢谢静儿, 还有楼上的各位老同学!

——Sunnysang

2011-9-2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Archiver|国防科技大学586同学网 ( 粤ICP备09043314号  
www.nudt586.com ©1999~2017 本站为同学联谊网,站内文字属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亦与校方无关

GMT+8, 2017-7-25 14:49 , Processed in 0.122039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