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开户

杏彩开户

卢冲把事情说了一遍,刘局长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我马上带人过去。”

    在等待刘局长到来之前,严青已经带人把那个跟踪卢冲的鬼祟中年人抓到。

    一番盘问,真相大白,原来那个鬼祟的中年人正是卢冲之前整倒的李延恩的叔叔李宝,李宝名义上是李延恩的叔叔,实际上是他的亲生父亲,他没有牵涉到李虎的团伙犯罪之中,所以太平无事,但他看到他亲生儿子李延恩被卢冲废了,非常憎恨卢冲,他一方面通过他在电力局的权势,给卢冲的片场和住所全都停了电,另一方面,跟踪卢冲,收买附近一个派出所所长,试图给卢冲扣上脏帽子。

    卢冲顿时觉得意兴阑珊,原本以为会是神马厉害角色,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不入流的小角色。

    但他没想到,这样的小角色都能给自己带来焦头烂额的感受。

    卢冲不得不感叹,县官不如现管啊,连他这样身份的人都有点难过,更别提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要是遇到他们这种人,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刘局长来了,他当即宣布,将李建设撤职查办,那个李宝也关押起来,等待有关部门的双规。

    卢冲本来想要低调地拍戏,可老是碰到这种苍蝇,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真实身份亮出来,让当地那些地头蛇、苍蝇们都乖乖地,不要打扰他的正常工作。

    卢冲以为,他亮出身份,一切都太平了,没想到,在鹏城这个鬼地方,还有一个让他前一世和这一世都无比恶心的事情存在着。

    当天晚上,卢冲和颜丹辰、胡净换了一个房间,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三人都没有什么兴致了,洗完澡,都匆匆入睡了。

    这三天,电力恢复正常,剧组拍摄正常,便加班加点拍摄。

    这三天把余发的戏份、秋游爬梧桐山的戏份都拍完了。

    因为拍梧桐山的戏份很累,后一天,卢冲全剧组放假,让大家休息,他则带着胡净、颜丹辰去逛街,然后去看电影。

    那天,他们逛完街,就去晶都红叶电影院看电影。

    看完电影后,卢冲提议在附近走走,欣赏一下鹏城的夜色,却万万没想到,看到的却是鹏城夜晚丑陋的一面。

    当时他们在荔枝公园旁边散步,隐约听到旁边的村子里传来一阵阵哭喊声,还有哭爹叫妈的声音,更有哀求的声音,狗也在叫,乱糟糟的,不时有人衣冠不整的人从村里跑出,后面有保安拼命的追。

    借着街灯,卢冲看到,有好多人都几乎是披着衣服,有的是下面只穿三角裤,没命的逃,更有几个女孩子,身穿着粉红睡衣被保安卡住脖子,从村里走出来。

    卢冲前一世在鹏城待过十多年,知道这是鹏城特有的查暂住证的惨景,他之前也曾经经历过,只是他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是这么的恐怖。

    说来可笑,在这个九十年代末期,上面让所有外来务工人员都办理暂住证,下面的衙门却偏偏限制暂住证的指标,一般的小公司,即使有营业执照,还申请不到,很多办公楼里面,大概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属于没有暂住证的三无人员,全都提心吊胆地活着,稍一不留神,就被治安仔抓住,送到樟木头。

    当年一批批在鹏城打工求生存的朋友,因无暂住证而被看作三无人员抓起来,然后遣送到樟木头、韶关、增城、兴宁等地,一定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噩梦连连,看到穿灰色衣服的保安都本能的躲避。

    当“三无”被抓以后,所接受的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了,没吃、没喝、没有水洗澡、没有地方睡……整与臭虫、臭气和非常的环境作伴,地方又小,关的人又多,那是足以让一个神经正常的人发病、发疯的地方。

    卢冲知道鹏城这个特有的陋习,所以一早就疏通关系,让所有剧组人员都办了暂住证,所以,他一点儿都不担心会被抓。

    却没想到,两个保安拦住他们,一个满嘴酒气,一个是烟抽多的恶心口臭,他们似乎没有认出卢冲:“查暂住证!赶紧拿出来!”

    卢冲拿出暂住证,给他们看。

    那个满嘴酒气的保安一直色眯眯地盯着胡净和颜丹辰,看卢冲递过暂住证,他根本看都不看,一把夺过暂住证,当场把暂住证撕得粉碎,随手一抛,满地飘的都是白色的碎纸屑。

    那满嘴酒气的保安和那个满嘴烟臭味的保安相视一笑,又对卢冲三人狞笑道:“现在你们没有暂住证了,跟我们走一趟!”

    他们两个望向胡净和颜丹辰的眼神里充满了污秽和奸邪。

    卢冲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不开眼这么坏的保安,想起他们的另一个称谓保安仔,卢冲有些明白了,这些就是合法的土匪啊。

    那个满嘴酒气的保安挥舞着手中长达两尺的红白油漆的12号钢筋,那个满嘴烟臭味的保安则挥舞着手腕粗的警棍,凶狠地叫道:“乖乖地跟着我们走一趟!不然我们揍你啊!”

    卢冲知道,下面的秩序就是这么乱七八糟,真的跟他们走了,就算三个人最终被救出来,怕也是受尽折磨!他不想变成第二个孙某某!

    他飞起两脚,把那两个保安踹飞,然后牵着胡净和颜丹辰的手,往前飞奔,想要跑到奔驰车那里,开车离开。

    那两个保安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追,一边用听不到的语言狂叫着。

    不一会儿,四面八方都有保安围了上来。

    卢冲对周边环境并不熟悉,最终被几十个保安围起来。

    幸亏颜丹辰和胡净在这几天跟着卢冲分享到了一点搏击能力,她们两个也从一些保安手里抢到了钢筋,卢冲手里也抢了一把钢筋,三人围成品字形,跟包围他们的保安对峙。

    三个人对付几十个孔武有力的保安,边跑边打,卢冲三人已经疲累不堪。

    就算他表明身份,自己是卢冲,可在那嘈杂的环境中,那些人先行作恶,他们不知道是不想让自己作恶的事情上达天听,还是不相信卢冲的说法,全都一步步地压了上来。

    而这个时候,武装警察居然出动了,几十把冲锋枪对准卢冲三人,就等着上面一声令下,就会乱枪齐发,将卢冲三人打成蜂窝。

    当时,卢冲感到自己血脉膨胀,从来没有感到死亡这么近!(未完待续。)